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推荐: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贵州视窗 > 财经 > 正文

周黑鸭去年营收净利双降:净增门店13家为往年1/20,放开特许经营不被机构看好

点击数: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0-04-02 15:55
摘要:
出品 | 搜狐财经 作者 | 顾梓仝 3月31日晚,周黑鸭发布2019年业绩报告。 财报显示,2019年周黑鸭实现营业收入31.86亿元,同比下降0.79%;实现归母净利润4.07亿元,同比下降24.56%。 作为武汉

  出品 | 搜狐财经

  作者 | 顾梓仝

  3月31日晚,周黑鸭发布2019年业绩报告。

  财报显示,2019年周黑鸭实现营业收入31.86亿元,同比下降0.79%;实现归母净利润4.07亿元,同比下降24.56%。

  作为武汉当地的知名卤制品上市公司,周黑鸭受此次疫情影响较大。2月11日,周黑鸭发布公告称,全国共有1000间门店暂时停业。

  周黑鸭在财报中指出,2月21日至今,湖北省外临时关停的大部门零售门店才恢复营业。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延续会对公司业务营运产生不利影响,进而影响2020年的财务表现。

  营收利润连续两年迎双降

  周黑鸭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专门从事生产、营销及零售休闲熟卤制品企业,主营业务为卤鸭、鸭副产品等。周黑鸭2019年的整体营收中,鸭及鸭副产品销售收入27.57亿元,销售占比达86.5%。

  渠道上看,周黑鸭自营门店收入27.41亿元,占总营收的86%,同比下降1.3%;网上渠道收入3.57亿元,占总营收比重11.2%,同比增长17.82%,;分销商收入6530.8万元,同比下降44.43%。

  继2018年营收净利由升转降后,2019年周黑鸭业绩表现仍然欠佳,继续迎来双降。

  2017-2019年,周黑鸭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2.49亿元、32.12亿元、和31.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02亿元、5.4亿元和4.07亿元。

  2017年,周黑鸭营收、净利增速分别保持在15.35%和6.43%,增长较为平稳。从2018年起,周黑鸭的经营开始走向下滑。2018-2019年,周黑鸭营收同比下降1.15%和0.79%;净利润同期下降29.09%和24.56%。

  对于业绩下滑,周黑鸭在财报中表示,随着各休闲类食品为了争夺年轻消费市场纷纷进入卤制品赛道,行业竞争加剧的同时集中度进一步提高,而猪瘟疫情导致禽肉类需求大增,上游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采购方面的成本压力进一步提高。此外,电商红利逐渐消失、新兴食品对消费者的分流,都是需要面对的行业压力。

  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周黑鸭的毛利也逐年下降。

  2017年至2019年,周黑鸭毛利分别为19.8亿元、18.57亿元和18.01亿元,同比减少12.8%、6.7%和2.5%,同期毛利率分别为60.9%、57.5%和56.5%。

  周黑鸭表示,原材料成本上涨、加工工厂扩张导致折旧成本增加以及劳工成本的增加是导致销售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

  一年净增13家门店,总门店为绝味十分之一

  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周黑鸭拥有自营门店共1301间,新开设229间自营门店,但因业绩等原因调整关闭216间自营门店,较2018年仅净增13家门店。

  2017-2018年,周黑鸭净增门店数量分别为249家和261家,门店扩张速度明显放缓。

  其中,大本营位于武汉的周黑鸭在华中地区共有558家门店,门店占有率达到43%;收入15.94亿元,占整体营收的58.2%。华西地区2019年新开29家店,扩张速度最快;而华中、华东、华北地区门店数均有所下降。

  地区门店收入方面,仅华南和华西地区门店收益呈正增长,其中华西地区收入由2018年的5219万增长69.9%%,达8868万元。

  4月1日,周黑鸭负责人在业绩交流会上表示,华南地区下半年增加了很多店,收入还环比下滑了10%。主要原因系去年下半年华南的折扣比较少,所以整体销量不如上半年,但整体毛利比较好,销量受了一些影响。

  此前,另一卤制品企业煌上煌公布了2019年业绩报告。2019年,煌上煌全年新开1092家门店,关闭门店394家,净增门店达698家。截至2019年底,全国共开设3706家门店。

  绝味食品暂未公布2019年业绩,但截至2019年上半年,绝味食品的门店数量已经突破万家。

  相比之下,周黑鸭的门店数量约为煌上煌的三分之一,为绝味食品的十分之一,与同行头部企业相比有着较大差距。

  开放特许经营模式,今年预计开300家

  与绝味食品和煌上煌两家卤制品企业不同的是,周黑鸭自2002年以来一直坚持直营模式。

  而绝味食品采取 “以直营连锁为引导、加盟连锁为主体”的运营模式,95%以上的店面为加盟店;煌上煌则是直营模式、特许经营模式和加盟模式相混合的经营模式。

  直营模式下,周黑鸭需要承担扩张门店和成本的巨大资金开支,因此,其门店数量和扩张速度一直处于劣势。

  但2019年11月,执着于直营模式的周黑鸭终于开放了“特许经营模式”,和贵州贵阳、广西南宁的特许加盟商进行了签约。目前,贵阳已有部分特许经营店试运行。

  据了解,特许经营与加盟模式有较大区别,其采用城市代理,需要达到较高的门槛,包括初始资金高于500万元、具有优质的物业资源等。

  周黑鸭CEO张宇晨此前表示,根据未来五年的计划,特许经营门店将超过自营门店。

  4月1日,周黑鸭管理层在业绩交流会上进一步指出,特许经营自去年11月开放之后进一步推进,选最好的特许合作伙伴,今年不会低于300家,三年超过现在直营门店数量。

  管理层称,开放加盟一方面是为了加快覆盖空白市场,在已有直营店布局的城市,周黑鸭暂时不考虑开放加盟,未来会考察评估云南、东北等市场。

  “另一方面,开直营店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原料成本和人工成本的增长也不断挤压着周黑鸭的利润空间,经营压力日益加大,也是周黑鸭最终决定放开加盟的重要原因。”周黑鸭管理层在业绩交流会上说道。

  中金此前在研报中指出:“新开特许经营有望自今年起贡献收入,但规模可能有限。”中金预计,周黑鸭或将在今年聚焦加盟商筛选体系完善和模式探索。

  截至4月1日收盘,周黑鸭股价4.35港元/股,总市值103.67亿,与发行价5.88港元相比,市值缩水近50亿。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周黑鸭去年营收净利双降:净增门店13家为往年1/20,放开特许经营不被机构看好

admin
摘要:
出品 | 搜狐财经 作者 | 顾梓仝 3月31日晚,周黑鸭发布2019年业绩报告。 财报显示,2019年周黑鸭实现营业收入31.86亿元,同比下降0.79%;实现归母净利润4.07亿元,同比下降24.56%。 作为武汉

  出品 | 搜狐财经

  作者 | 顾梓仝

  3月31日晚,周黑鸭发布2019年业绩报告。

  财报显示,2019年周黑鸭实现营业收入31.86亿元,同比下降0.79%;实现归母净利润4.07亿元,同比下降24.56%。

  作为武汉当地的知名卤制品上市公司,周黑鸭受此次疫情影响较大。2月11日,周黑鸭发布公告称,全国共有1000间门店暂时停业。

  周黑鸭在财报中指出,2月21日至今,湖北省外临时关停的大部门零售门店才恢复营业。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延续会对公司业务营运产生不利影响,进而影响2020年的财务表现。

  营收利润连续两年迎双降

  周黑鸭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专门从事生产、营销及零售休闲熟卤制品企业,主营业务为卤鸭、鸭副产品等。周黑鸭2019年的整体营收中,鸭及鸭副产品销售收入27.57亿元,销售占比达86.5%。

  渠道上看,周黑鸭自营门店收入27.41亿元,占总营收的86%,同比下降1.3%;网上渠道收入3.57亿元,占总营收比重11.2%,同比增长17.82%,;分销商收入6530.8万元,同比下降44.43%。

  继2018年营收净利由升转降后,2019年周黑鸭业绩表现仍然欠佳,继续迎来双降。

  2017-2019年,周黑鸭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2.49亿元、32.12亿元、和31.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02亿元、5.4亿元和4.07亿元。

  2017年,周黑鸭营收、净利增速分别保持在15.35%和6.43%,增长较为平稳。从2018年起,周黑鸭的经营开始走向下滑。2018-2019年,周黑鸭营收同比下降1.15%和0.79%;净利润同期下降29.09%和24.56%。

  对于业绩下滑,周黑鸭在财报中表示,随着各休闲类食品为了争夺年轻消费市场纷纷进入卤制品赛道,行业竞争加剧的同时集中度进一步提高,而猪瘟疫情导致禽肉类需求大增,上游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采购方面的成本压力进一步提高。此外,电商红利逐渐消失、新兴食品对消费者的分流,都是需要面对的行业压力。

  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周黑鸭的毛利也逐年下降。

  2017年至2019年,周黑鸭毛利分别为19.8亿元、18.57亿元和18.01亿元,同比减少12.8%、6.7%和2.5%,同期毛利率分别为60.9%、57.5%和56.5%。

  周黑鸭表示,原材料成本上涨、加工工厂扩张导致折旧成本增加以及劳工成本的增加是导致销售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

  一年净增13家门店,总门店为绝味十分之一

  2019年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周黑鸭拥有自营门店共1301间,新开设229间自营门店,但因业绩等原因调整关闭216间自营门店,较2018年仅净增13家门店。

  2017-2018年,周黑鸭净增门店数量分别为249家和261家,门店扩张速度明显放缓。

  其中,大本营位于武汉的周黑鸭在华中地区共有558家门店,门店占有率达到43%;收入15.94亿元,占整体营收的58.2%。华西地区2019年新开29家店,扩张速度最快;而华中、华东、华北地区门店数均有所下降。

  地区门店收入方面,仅华南和华西地区门店收益呈正增长,其中华西地区收入由2018年的5219万增长69.9%%,达8868万元。

  4月1日,周黑鸭负责人在业绩交流会上表示,华南地区下半年增加了很多店,收入还环比下滑了10%。主要原因系去年下半年华南的折扣比较少,所以整体销量不如上半年,但整体毛利比较好,销量受了一些影响。

  此前,另一卤制品企业煌上煌公布了2019年业绩报告。2019年,煌上煌全年新开1092家门店,关闭门店394家,净增门店达698家。截至2019年底,全国共开设3706家门店。

  绝味食品暂未公布2019年业绩,但截至2019年上半年,绝味食品的门店数量已经突破万家。

  相比之下,周黑鸭的门店数量约为煌上煌的三分之一,为绝味食品的十分之一,与同行头部企业相比有着较大差距。

  开放特许经营模式,今年预计开300家

  与绝味食品和煌上煌两家卤制品企业不同的是,周黑鸭自2002年以来一直坚持直营模式。

  而绝味食品采取 “以直营连锁为引导、加盟连锁为主体”的运营模式,95%以上的店面为加盟店;煌上煌则是直营模式、特许经营模式和加盟模式相混合的经营模式。

  直营模式下,周黑鸭需要承担扩张门店和成本的巨大资金开支,因此,其门店数量和扩张速度一直处于劣势。

  但2019年11月,执着于直营模式的周黑鸭终于开放了“特许经营模式”,和贵州贵阳、广西南宁的特许加盟商进行了签约。目前,贵阳已有部分特许经营店试运行。

  据了解,特许经营与加盟模式有较大区别,其采用城市代理,需要达到较高的门槛,包括初始资金高于500万元、具有优质的物业资源等。

  周黑鸭CEO张宇晨此前表示,根据未来五年的计划,特许经营门店将超过自营门店。

  4月1日,周黑鸭管理层在业绩交流会上进一步指出,特许经营自去年11月开放之后进一步推进,选最好的特许合作伙伴,今年不会低于300家,三年超过现在直营门店数量。

  管理层称,开放加盟一方面是为了加快覆盖空白市场,在已有直营店布局的城市,周黑鸭暂时不考虑开放加盟,未来会考察评估云南、东北等市场。

  “另一方面,开直营店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原料成本和人工成本的增长也不断挤压着周黑鸭的利润空间,经营压力日益加大,也是周黑鸭最终决定放开加盟的重要原因。”周黑鸭管理层在业绩交流会上说道。

  中金此前在研报中指出:“新开特许经营有望自今年起贡献收入,但规模可能有限。”中金预计,周黑鸭或将在今年聚焦加盟商筛选体系完善和模式探索。

  截至4月1日收盘,周黑鸭股价4.35港元/股,总市值103.67亿,与发行价5.88港元相比,市值缩水近5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