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快速收藏本网站,下次轻松访问!
推荐:
广告
·当前位置:主页 > 贵州视窗 > 健康 > 正文

甲小姐对话艾渝: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 | 甲子光年 1.谈出海:“一切挑战都不是干不干得成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找对资源和人才的问题。” 2.谈疫情:“团队崩溃了又爬起来,一天到晚哭几次,但后来就不怎么哭了,眼泪流光了。” 3.谈边界:“我们看到了未来最大的市场在哪,就是AI CITY。” 4.谈主业:“别人做AI CITY是在CITY里面卖AI,但你卖的产品是CITY。” 5.谈模式:“变现手段和技术路径是两件事” 6.谈客户:“肯定是一把手项目,需要一把手来决策。” 7.谈战役:“我不喜欢一个人单挑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单挑很多人,我喜欢几家一起打,一起去赢得一场战役。” 8.谈未来:“对现在的我来讲,做成1000亿的上市公司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9.谈组织 “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

点击数:搜狐网 作者:admin 时间2021-01-11 22:01
摘要:
甲小姐对话艾渝: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甲子光年“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作者|甲小姐助理|孟月近几年,随着C端红利减退,科技的触手正快速从消费转向产业。从

原标题:甲小姐对话艾渝: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 | 甲子光年

“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

作者 | 甲小姐

助理 | 孟月

近几年,随着C端红利减退,科技的触手正快速从消费转向产业。

从人到物,科技的感官系统、大脑与四肢正在渗透一切可以渗透的,“智能”二字逐渐叠加一切名词:零售、制造、安防、楼宇、社区、物流、交通……直至这个名词变成“城市”本身。

阿里有“城市大脑”,腾讯有“WeCity未来城市解决方案”,华为有“1+1+N(1个数字平台+1个智慧大脑+N个应用)模式”,科技巨头们仿佛个个押中了“新基建”的命题。据德勤2019年底报告《超级智能城市2.0:人工智能引领新风向》,目前全球已启动的智能城市达1000多个,中国在建500个,远超排名第二的欧洲(90个)。

将整个城市作为科技的背景板——这条路是极具诱惑的。当城市作为科技野心的载体,究竟谁来做?怎么做?全世界尚没有标准答案。

值得关注的是,当我们在百度搜索“AI CITY”,首位公司并非上述巨头,而是一家成立仅5年的公司——特斯联。

新一代科技企业的身份,巨头的局。

特斯联最早以智能终端产品切入市场,接着,其边界逐渐拓宽,瞄准社区、建筑能源、消防管理等场景的智能化升级,在全国落地项目近9000个。2020年,特斯联的业务拼图呈现出较为清晰的轮廓,完整的AI CITY(人工智能城市)解决方案和盘托出:在海外,特斯联作为唯一一家中国科技公司入选“迪拜世博会官方首席合作伙伴”,以此打开中东市场;在国内,AI CITY在以重庆为代表的多个城市逐渐落地。

一切有迹可循:特斯联的发展之路,是一个产品定义不断“做大”的过程——从“一道门”,到“一栋楼”,到“一个园区”,再到“一座城”,其业务也从末梢延伸至主干,最终体现为对全球AI CITY的开发建设权之争。

凭什么特斯联敢这么布局?要理解这家公司,需要理解其掌舵者艾渝。

艾渝曾作为核心创始人创办并运营了中国最大的地产基金光大安石,管理资产逾千亿;2015年,艾渝担任光大控股董事总经理,重心从产业基金转向新经济投资,此后4年内,累计投资300亿,主导了对特斯联、爱奇艺、美团点评、商汤科技、小鹏汽车、第四范式、网易云音乐等70个项目的投资;2017年,艾渝挂帅特斯联CEO,从投资人变为创业者,推动这家被投企业重组再出发,走上转型之路。

一定是足够大的事情才能打动艾渝这么做。

艾渝告诉「甲子光年」,特斯联所构建的是一个和其他巨头路径完全不同的“新物种”——“AI CITY”。别人卖的是“AI”,而特斯联卖的是“CITY”。“现在一提起智能手机就想起iPhone,提起电动车就想起特斯拉,未来我们希望一提起AI CITY大家就能想起特斯联。”

艾渝喜欢用战争和战役名词解释概念。在去年《甲小姐对话艾渝:再做一个1000亿》一文中,艾渝说,特斯联做的整个闭环是多兵种作战——卫星、导弹、空中部队、地面部队、航母、坦克……要组织所有资源来取得胜利,而他为特斯联所做的一切,包括人才储备、组织结构和资源调度,都是为了一个千亿级别公司而准备的,“以前我们干投资,已经干过1000亿的事了;现在我们做特斯联,也要再做个1000亿的事。以前打游击战,现在已经进入正面战。我们的野心不用掩饰,就是要做智能化行业里最强大的玩家之一。”

时隔一年再度对话,经历了疫情之下的出海,高速前行中的组织变革,经济下行中的AI CITY加速落地,谈及风风雨雨的2020,艾渝呈现出更强的信心。

“大家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一个新的特斯联破土而出。”

1.谈出海:“一切挑战都不是干不干得成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找对资源和人才的问题。”

甲小姐:听说你今年在迪拜滞留了半年。

艾渝:是,本来就是想去出差一周,没想到这么久。

甲小姐:这趟滞留的成果是特斯联成了“迪拜世博会官方首席合作伙伴”。这意味着什么?

艾渝:意味着我们成为全球三大顶级赛事的首席合作伙伴,特斯联作为唯一的中国公司,跟思科、西门子、SAP这些老牌科技公司一起为这项全人类的盛会服务。

甲小姐:这是什么层面的合作?

艾渝:全面的合作。特斯联将提供超过150台机器人全面覆盖世博会主场馆和公共区域的服务;同时还将协助世博未来特区实现智能化转型,将这座占地约438公顷的未来之城打造成全球智能城市的典范。这意味着,特斯联正在将AI CITY纳入到全球化网络中。此外,以世博会为基点,我们打开了和整个中东阿拉伯世界的合作,包括阿布扎比、沙迦酋长国、卡塔尔,特斯联中东区域总部和研发中心也在那里完成了初步的搭建。

艾渝与阿联酋国际合作事务国务部长、2020年迪拜世博会主席莉姆·哈希米阁下见证签约

多款特斯联智能机器人将为迪拜世博会提供服务

甲小姐:说说你是怎么拿下这场合作的。

艾渝:最开始是今年春节时候我带着海外总经理去的,当时就准备待一个星期,后来发现事情根本排不过来。

那时迪拜世博会还没决定延期,所有人都疯狂地运作。世博会聚集了全世界的人,做伦敦奥运会的,做世界杯的,像个“小联合国”般的存在。迪拜方面有七八个团队、100多号人在跟我们谈,需要谈判的事务特别多,而且都要到最高级别来决定。

所以我就赶快把全世界各地休假的同事全部调到阿联酋——有人刚过完蜜月从新西兰飞过来,有人从欧洲飞过来,有人从美国飞过来。同时我们也在招聘,在中东、中国、美国都招人,一个多月时间,我们在迪拜组成了20多人的团队。

甲小姐:当时疫情开始爆发。

艾渝:但很多人义无反顾地去了。国内的员工也每天干到凌晨三四点。

甲小姐:迪拜为什么会选择特斯联?

艾渝:迪拜世博会一共12家官方首席合作伙伴,前11家两年前就已经确定了,最后一家一直空着。他们想找一家中国公司,一家能够代表未来的公司。因为这次世博会主题就是创造未来,他们雄心壮志地想向世界展示最好的科技。

至于为什么选择特斯联,我想第一个原因是对特斯联技术,特别是我们在城市智能科技创新成果上的认可;另外特斯联拥有一个执行能力和反馈速度都很优秀的团队,这也得到了对方从高层到所有人的认可。

甲小姐:十年后你们会怎么看这次合作?

艾渝:这会是特斯联历史性的事件,也是我们作战能力和组织进化能力的体现。特斯联原来就像小学生考年级第一名, 现在要在国际成熟的高阶体系里竞争,整个团队受到的锻炼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中国科技公司在世界级舞台去做事,而且是技术输出,对我们影响非常大。

在迪拜待了几个月的团队,成熟度的提升应该比去任何商学院都有用。谁也没想到会这么难,中间经历了疫情、斋月,各种问题需要fix,中间有拍桌子谈崩了然后又拉回来一起吃饭,在这种情况下能谈下来,就连对方的部长都说,你做了impossible的事。

甲小姐:所有这些都是2020年上半年完成的?

艾渝:是的,我们用半年时间完成了整个特斯联海外从零到一的建设和布局。

现在我们在LinkedIn发招聘公告,能收到成百上千份简历;我们的产品也在这半年根据迪拜的需求完成了新定制;世博会期间会有特斯联独立的馆迎接全球的客人。

甲小姐:去年你定下特斯联的第二阶段“三年计划”,国际化是目标之一,今年特斯联拿下迪拜世博会,是一次有“预谋”的开局吗?

艾渝:回到一年前,我们海外业务基本没有,但定了这个目标以后,整个组织和能力调动都在围绕这个做安排。一年后,我们跟西门子、思科、埃森哲这些最顶级的公司站在了一起,现在看起来也挺不可思议的。

甲小姐:上次采访你说“要挑最难的做”,结果出海第一步就是迪拜世博会。你并没有样本可参考,怎么保证团队能干成?

艾渝:逼他们。世博会就像打仗,每个人都觉得impossible,可逼着也就干出来了,干出来后成就感还是非常大的,我现在觉得一切挑战都不是干不干得成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找对资源和人才的问题。

甲小姐:公司的发展不仅需要战略,也需要这种战役去淬炼。

艾渝:去年我和你说,这一代中国企业家一定不会照抄美国,因为生来就具有全球化基因,我们愿意在同一平台上公平竞争。去年我们的vision已经在这里了,只是疫情加速了每件事的发展。拿下迪拜世博会,我觉得是时来天地皆同力。

2.谈疫情:“团队崩溃了又爬起来,一天到晚哭几次,但后来就不怎么哭了,眼泪流光了。”

甲小姐:除了世博会,疫情期间你们还做了什么?

艾渝:我们在春节期间启动了科技抗疫的火雷行动。

大年初一我们发出了倡议,初三第一批物资就运到了武汉。当时进不去武汉,我们就把物资运到边界关口,然后送到火神山、雷神山和一线医院,一共去现场赠送物资105次。在海外,我们在阿联酋给方舱医院急救中心带去物资和科技抗疫产品,和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一起对卡塔尔进行反向捐赠等。

疫情确实打乱了我们原来的规划,却促使特斯联产生了很多新的东西。现在回头看,这样的经历让公司的凝聚力都会不一样,特别多年轻的中坚力量成长起来了,这对我来讲是特别宝贵的事。大家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一个新的特斯联破土而出。

除了世博会和火雷行动,今年特斯联的AI CITY(人工智能城市)也没有停止步伐。

首个AI CITY落地在重庆,4月份重庆市委书记在AI CITY现场宣布重庆新基建项目开工,这一项目位列整个重庆市重大项目之首,也是科技含量最高的项目之一。特斯联更力邀设计了谷歌全球新总部、纽约世贸中心的顶级建筑事务所BIG的总设计师操刀方案,非常契合21世纪数字化时代所需要的高科技形式。

我从迪拜飞回来,出隔离是7月2号,世博会新闻也是那天公布的。疫情期间逼着你闭关去修炼去思考,去测试自己的团队 。

怎么说呢,人生一定要受点磨难才能看清楚自己对吧?这一次,确实对大家从精神层面到企业本身都是一种考验。可能历史上不会再有第二次,我们也希望不要再有第二次。在这期间也有一些人掉队的、离开的,但同时也有特别多年轻的中坚力量成长起来了,这对我来讲是特别宝贵的事。

甲小姐:疫情期间,大部分公司选择保守,按兵不动,降薪裁员,但你们反倒激进。

艾渝:这是历史给的一个机会——在局面里你能不能破局?最终是对整个公司的一次考验。刚才讲的这些事,很难有人有这么强大的意志去真正做下来。我们的团队崩溃了又爬起来,一天到晚哭几次,但后来就不怎么哭了,眼泪流光了。

3.谈边界:“我们看到了未来最大的市场在哪,就是AI CITY。”

甲小姐:宏观经济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你们全搞了,特斯联似乎已经没有“边界”了。

艾渝:移动互联网时代,字节跳动也有出海、零售、电商等,智能经济时代,一定也会有一个新的载体和形式。特斯联建立的是智能经济时代一个基于AloT技术的平台,除了原来的to B、 to G,在to C方面也有布局。

甲小姐:为什么一定要同时做这么多业务线?而不是focus在一个场景打穿?

艾渝:虽然不同行业有不同的特性,但抽离出来的核心能力是一样的。我们已经实现了在场景层面的打穿,拥有多场景研发交付能力,这也是特斯联区别于垂直领域小而美公司的地方。并且特斯联在路径上瞄准整个城市的智能化,这是特斯联制定的发展战略,今天正是其中的AIoT 3.0阶段——AI CITY。

甲小姐:移动互联网时代,最核心的场景是内容、社交、电商。智能经济时代,最核心的场景是什么?

艾渝:就是AI CITY。这也是我们看到未来最大的市场。

甲小姐:AI CITY更像是一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能否给人工智能城市一个准确定义?

艾渝:特斯联AI CITY的核心架构由城市实体和硬件、城市软件以及城市生态三部分构成。其中“城市实体和硬件”指的是城市本身以及城市中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及智能设备;“软件”主要指的是智能城市操作系统,可以类比为城市级别的OS系统,它可以连接城市中的各种软硬件,成为城市的基础底座;第三是城市生态,可以联想为城市级的“App Store”,包括停车、能源、自动驾驶、零售等一系列智能化垂直解决方案都是根植在这个生态中的各种“应用”。而所有这一切融合在一起,就是我们定义的AI CITY,它是为数字化而生,为未来而生的,我们希望通过AI CITY向人们传达全新的生活理念。

4.谈主业:“别人做AI CITY是在CITY里面卖AI,但你卖的产品是CITY。”

甲小姐:AI CITY不仅你盯上了,很多巨头都盯上了。

艾渝:前阵子我和业内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位朋友聊,他很兴奋,他说别人做AI CITY是在CITY里面卖AI,但你卖的产品是CITY。我说你听明白了。

甲小姐:解释一下,他们卖AI,你卖CITY,不同在哪?

艾渝:特斯拉和传统汽车有本质区别,整个理念、形态、系统是完全不同的。特斯联所谓的AI CITY,是一个以AI、IoT、5G等新一代技术为基础的全新物种,CITY就是一个大产品,智能城市就像在造整车。

甲小姐:一辆传统汽车由上万个零部件组装而成,特斯拉将这个数字大幅降低,然后通过软件不断重塑整车的价值,类比之下,你们的AI CITY相比传统城市建设,核心的改变是什么?

艾渝:无论是底层架构还是运营机制乃至终端硬件,AI CITY都具有创新性甚至超前性,其中最为重要的特性是城市远程升级OTA(Over The Air)。OTA使得智能城市可以实现实时自我更新和迭代。如果把特斯联AI CITY比作一部智能手机的话,OTA就意味着城市能够实现底层操作系统的迭代以及应用软件的更新。通过OTA,城市将自主收集数据完成升级,并不断从中学习进化,这与过去的城市完全不同。

甲小姐:尝试过那么多场景,为什么最终锁定了“城市”?

艾渝:中国最大体量的是基础设施建设,是传统行业。传统行业有近100万亿市场空间,智能经济给他们提升10%的效率,几万亿的市场空间就出来了。

甲小姐:你选择城市作为主战场,就是因为它足够“大”?

艾渝:智能经济一定跟互联网经济的长法有所不同。互联网经济是create一个全新的东西,而智能经济要依托在传统行业上。

甲小姐:一座城比一辆车复杂得多。造车你可以定义一款产品,做流水线,可复制,但城市每一座都不一样,国别、地区、订单大小都不同。换句话说,CITY真的可以as a product吗?

艾渝:可以。以前的“智慧城市”和特斯联定义的AI CITY是有本质区别的。比如有的核心逻辑是“卖货”,卖硬件设备;有的核心逻辑是“卖软件”;新一代技术公司的核心逻辑是卖某个垂直模块——特斯联和他们都不一样。特斯联要做的CITY,是有软件、硬件、建筑、基础设施、城市、运营、服务等,全部合在一起的具象化产品。

甲小姐:简言之,别人做AI CITY是在大蛋糕上各切一块,而特斯联要拿下整块蛋糕?

艾渝:是,一定不能分散,一定要由一个主导者来完整地主导。

甲小姐:为什么做AI CITY一定要有一个主导者?

艾渝:我们在过去十年的智慧城市建设投了很多钱,结果形成一个个的数据孤岛,没有出现化学级反应。因为它没有通过一个顶层设计平台连通在一起,造成了极大的浪费。未来一定会在顶层设计层面集约式投入,这样也可以大幅降低成本。

甲小姐:巨头都主导不了的事情你怎么主导?

艾渝:所谓主导可以是在一个局域上的突破。比如做小区域多场景的复杂大脑,特斯联会先把一个城市切割成很多个小块,如果把每个小区域都做到智能化,整个城市的管理就会变得方便有效。

BIG第一个跟我们合作,他们之前设计的丰田Woven CITY(编织城市),是日系未来城市的一个样板,整个城市充满了机器人和无人驾驶,全日本不可能都变成这样,但你可以选择一个区域来做。

日本汽车巨头丰田公司计划在富士山地区打造一个智能城市,被称为“编织之城”(Woven CITY),将在2021年破土动工。

甲小姐:按这个逻辑,也许最适合实现AI CITY的地方是在火星?

艾渝:其实我们在世博会干的就是这件事。在一片沙漠上,一座城市拔地而起,它就是沙漠中的奇迹。

甲小姐:迪拜的一切,对你们国内业务什么帮助?

艾渝:迪拜用了全世界最优秀的设计师,聚合了最好的技术,我们吸收带回来,这是中国最需要的。

甲小姐:AI CITY究竟满足的是谁的需求?

艾渝:每个人。我们希望通过技术去弥合由于场景衔接不顺畅和机会与资源错配带来的不平等,保障城市中的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享受最佳城市体验,最终为每个人提供同样优质的城市服务。

甲小姐:去年特斯联定位为“全球领先的智慧场景服务商”,今年主打AI CITY,意味着定位的变化吗?

艾渝:没有变化,只是做了更大的升级。我们提出过AIoT的四个发展阶段,1.0是设备 Device as a Service,2.0是场景 Solution as a Service,3.0是新基建 City as a Service,4.0是网络运营 Operation as a Service,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甲小姐:为什么是这个路径?

艾渝:如果没有基础的智能硬件、没有边缘计算、没有端,场景数字化就完成不了;到2.0的时候,我们的解决方案就是各种场景,特斯联做了将近9000个项目才到3.0阶段;3.0结合了我们积累下来的所有经验、组织能力、产品基础,打造了AI CITY;未来再到4.0,就形成了一个全球网络型的智能城市平台。

甲小姐:自动驾驶存在L1-L5不同切入点的路径之争,有人从低往高做,有人从高往低做,AI CITY会存在同样的路径之争吗?

艾渝:城市智能化建设必须扎扎实实。没有做硬件的能力,没有做解决方案的能力,没有做智能建筑的能力等,都是无用的。特斯联是一步步走过来的,中间会踩坑,会很累,但是没有捷径。

所谓日拱一卒,功不唐捐。没有前面的积累,做不了今天这个事。对我来说,积累已经不是在特斯联这几年的时间,是我过去的十几年。

在光大安石做地产对城市建设、to G、金融的理解,在光大控股做新经济投资对各种产业技术的理解,而特斯联把所有能力集中到一起产生一个大产品,这就是AI CITY。回头看,你会觉得都是顺其自然——过去的每一步都给今天做了准备。

5.谈模式:“变现手段和技术路径是两件事”

甲小姐:从商业模式来说,AI CITY就是to G的生意?

艾渝:是to B、to G、to C的复合。

刚开始是to G,是事情的决策起点和订单起点。大G为你的产品买单,给你平台、资源,政府还要投钱给你做基础设施,像我们的车路协同、无人驾驶等等。

然后是to B,我们产品出来以后,所有产业公司全部会进来,都跟我们在各种程度进行合作。沉淀的标准产品与方案会有很多企业级客户。

最后是to C,在运营阶段,每天的日访问量是10万级别的人,包括常驻的,外来访问的,就是一个小型城市。

甲小姐:有种说法是,传统企业做什么都是为了做房地产,互联网企业做什么都是为了做金融。做AI CITY,最诱人的是否还是圈地赚房价差?

艾渝:新基建是产业聚集的高地,地价差异带来的资产增值就像苹果手机卖硬件赚钱;AI CITY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就像手机APP赚钱——无论赚硬件的钱还是软件的钱都没有错。变现手段和技术路径是两件事,今日头条的成功不是因为卖了广告,而是用最新的技术去实现了用户需求。

甲小姐:AI CITY是一个多大的市场?

艾渝:中国有290多个地级市,600多个县级市,更别说还有直辖市、中心城市、一线城市,每一个城市都有城市智能化建设需求,全中国都在做,每个城市都怕落后。

你看全世界城市化建设做的最好就是中国,最快的是中国,新基建最大的市场是中国,人工智能最大的市场也是中国,物联网最大的市场还是中国。

甲小姐:这么大市场,从哪开始下手?

艾渝:我们的做法是在中心城市做超大型的自营体验店,就像自建生产线和自建“亚洲一号”(京东的电商物流中心)一样。我们就是要定义全世界的未来城市应该长成什么样。

甲小姐:目前进展如何?

艾渝:上半年我们在重庆落地第一个AI CITY。重庆花的时间比较久,基础产品定义做了很久,包括自己做的城市级操作系统TACOS,再到下面各个场景如何规划设计。接下来速度会很快,多个城市都会马上落地,同步建设。当我们的产品成为标准,就可以大量复制。

甲小姐:为何以体验店作为切入点?

艾渝:真正最大的G端客户,一定讲究体验,不可能给你卖个PPT,就能拿到你5个亿、10个亿的订单。这些体验店所有的研发产品技术都完全按照特斯联的要求和规范来做,客户体验后觉得很好,就回去下单。

甲小姐:这个模式和之前的to B、 to G有什么不同?

艾渝:以前做toB 、to G大家都很累,客户有很多非标需求——但这往往是因为客户没看到我们究竟做的是什么。现在有了AI CITY,我们直接告诉你智能消防是怎么做的,垃圾分类是怎么协同的,自动驾驶是怎么做的……各方看了以后,发现原来是这个样子,就按照我们的定义来做。

人工智能城市和传统城市的区别是它要不断进化,这才是真正的魅力。AI CITY是个大产品,有的城市可能觉得整体产品现在不合适,但对里面某个标准化模块非常感兴趣,就买这个模块。

甲小姐:这让人想起盒马鲜生。

艾渝:是的。盒马鲜生是新零售,卖的是龙虾、帝王蟹,现场体验,回去下单,覆盖半径三公里,数据驱动,线上线下一体,一平米的创造价值可能是正常的4倍到5倍。其实我们也类似——大B大G来现场体验,然后下单。

6.谈客户:“肯定是一把手项目,需要一把手来决策。”

甲小姐:你们的谈判对象往往是市级领导还是某个新区领导?

艾渝:一般都是市级领导。一把手项目,需要一把手来决策。

甲小姐:一个AI CITY订单往往是什么数量级?

艾渝:一个城市几十个亿。

甲小姐:这个数量级应该会让很多企业眼红。

艾渝:特斯拉卖50万台车,估值6000亿美金,却不影响奔驰宝马继续卖。你也可以开法拉利、保时捷、奔驰、宝马,但总有一批人会选择代表未来的东西。我觉得大家是可以长期共存的。

甲小姐:具体项目中,政府、你们、地产商之间的甲乙丙方关系是什么样的?

艾渝:我们是甲方,产品定义、打磨和资源整合由我们负责,钱可能是不同的人出,初期有些是政府买单我们的产品和技术,提供平台和资源,开发商和建筑商来参与建设。

甲小姐:地方政府的核心诉求是招商引资,创造税收。

艾渝:我们满足了他们所有的期望。

甲小姐:除了政绩之外,AI CITY还能给政府带来什么?

艾渝:AI CITY的启动会带来全社会的资源去投入,为当地带来巨大的影响力和吸引力,有产值、有就业、有形象。

很多领导说国家要做新技术,但技术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什么是AI?就是PPT?就是一个摄像头?对一个省级主管来讲,一个摄像头满足不了他的需求。

对政府来讲,首先,新城的建设是刚需,全国都在做城市的智能化建设是刚需,他们希望完成本地的新旧动能转换,而且政府要完成每年的GDP税收。如果来一家AI公司,要收入没收入,要产值没产值,给政府一个PPT,找政府要个订单,政府可能刚开始觉得新鲜,到后来发现原来你是来找我要东西的。

甲小姐:很多科技公司和地方政府的谈判逻辑是,你给我订单,我在你这里落一个办公室。

艾渝:没有意义。我买了台车,就要看到车。很多公司会告诉你,你买了台车,可以自己戴VR眼镜虚拟体验,而特斯联是正儿八经要交付给你一辆车,一座城,而且是代表未来的一座城。

甲小姐:AI CITY要求运营方有极强的生态号召力。当你们把基础设施建设好,你们还要做后续的招商引资、保就业和运营吗?

艾渝:是。其实新一代智能企业,传统载体是承载不了他们的,鞋穿在脚上是不合适的,现在我们打造的AI CITY是为它们量身定制的,在建设过程当中,特斯联把每一家都引进来联合建设,一起打磨产品。

企业要的不是税收返还,要的是场景、订单、客户和投资,这些AI CITY都能提供。在这里入驻企业除了做自己的项目还能接别的项目,就会变成良性的循环。12月份41家企业、学术机构与特斯联集中签约,入驻重庆的AI CITY,其中包括创立于麻省理工学院的塔科玛创新工作室、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中青旅、奇安信科技集团等。

甲小姐:AI CITY的机会为什么是现在?

艾渝:一代有一代新的经济形态出现。这件事如果5年前干,成本很高,承受不了。为什么现在能成功?5G架构下,技术迭代了,物联网成本大幅下降,算法也到了新阶段,交互界面完全变了,这个时代已经到来。

甲小姐:为什么这个机会是特斯联的?

艾渝:最大的优势就是特斯联是一家技术公司,是靠产品挣钱的。为什么开发商干不了?因为他们已经变成工业制造业,每一分成本在体系里算得清清楚楚,对开发商来讲,做科技是额外成本,基因决定你干不成这件事。

我们完全不一样,投入的每一分钱都是研发成本,我们本来就要研发,现在政府来买单,其他商业客户看了也可以买,这样我们就能赚钱。

7.谈战役:“我不喜欢一个人单挑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单挑很多人,我喜欢几家一起打,一起去赢得一场战役。”

甲小姐:你说特斯联是一家技术公司,但你们具备一些技术公司稀缺的东西——定义一个目标的能力和“攒局”的能力,这需要胆子够大,也需要敢拿大单、花大钱。

艾渝:我清清楚楚看到,所有资源必须在一起才能把这事打赢。为什么所有资源能配合你的调度来做这么一件事?就是因为大家看到你十几年内做的每件事都做成了,他知道你会很节省地使用资源试错,一旦搞清楚之后就会all in。

甲小姐:你们现在的战略可以理解为“all in AI CITY”吗?

艾渝:是的。现在天天都有各地政府来找我们谈落地,大家有强烈的转型升级需求。三年后的特斯联做到200亿基本是百分之百的,五年后能不能做到七八百亿,一千亿?我觉得天花板是完全打开的。特斯联有很大概率会成为一个千亿美金级的公司。

甲小姐:做成这件事需要宏观的vision、中观的产业理解和对无数微观的技术产品细节的把控。

艾渝:我们是被逼出来的,都是在过程当中试错。

有个游戏叫星际争霸,一张大地图全是黑的,你不知道敌人在哪,怎么走,哪里有矿,哪里有坑,但你需要这样的试错。游戏中又分了不同的族,有的快,有的具备多兵种,有的的科研能力强……最后就变成一个战役。

创业也如此,我的性格也如此。我不喜欢一个人单挑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单挑很多人,我喜欢几家一起打,一起去赢得一场战役。走过这么多年,有过那么多合作伙伴,大家最后觉得你心态开放,就都愿意跟你合作。

甲小姐:自动驾驶,中美已经走出了不同的道路,他们单车智能,我们车路协同,和我们的政府作用有很大关系。新型城市建设,中国和其他国家肯定也有所不同,你们为什么要把国内的AI CITY和迪拜业务一起去推,为什么不all in 国内市场?

艾渝:就像上次咱们交流,我说有人拍网络大电影,投500万,三个月后赚了1000万,回报率也很高,但有人要拍《指环王》,十年三部曲。我现在就是想拍《指环王》,我的演员一定是各国一线明星、一线名导、一线的制作团队。

我们的目标就是定义一个新品类,变成一个引领者。迪拜世博会是一个制高点,这会让我们第一天就把自己放在一个全世界最顶级的格局来做这件事。

甲小姐:现在很多科技公司都不敢出海了,而你却没有这个担心?

艾渝:都说沧海桑田,方显英雄本色。

8.谈未来:“对现在的我来讲,做成1000亿的上市公司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甲小姐:你现在的这一套打法,跟同行去聊,别人能理解吗?

艾渝:有人能理解。但大家还是觉得这事太难干了。我们想做的事,要能懂政府,能懂产业,能懂基础设施,能懂前沿科技,还要有很强的品牌能力,你会发现——在中国具备这样能力的人很少。

甲小姐:你的第一个三年计划是找到主营业务和发展方向;完成从0到1建设;变成独角兽;得到顶级投资人认可,不到两年就实现了,第二个三年计划也会提前实现吗?

艾渝:希望是这样。时势造英雄,智能经济时代一定会诞生一批新英雄。新的千亿美金公司会是谁?特斯联不是最早开始的,但现在我们一定在第一阵营,而且已经进入加速期了。

甲小姐:你们会在近期规划上市吗?

艾渝:其实我不是特别关注上市这件事,它是必然的。我定了三年上市,上市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做成1000亿的上市公司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我还是那句话,对未来越有信心,对现在越有耐心。特斯联的成长速度是按月计算的。疫情这么难,我们都能扛过来,我去年跟你讲的事基本都做到了,现在我们更无所畏惧。

9.谈组织

“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

甲小姐:你去年告诉我,你的焦虑是如何让神经末端的每个人都理解你在做什么。现在你还焦虑吗?

艾渝:坦白讲还没有完全解决。能量会衰减,我给你讲完,你对外讲,再往下讲,理论就衰减了。当然这时候宣传部门就很重要,因为公司文化建设可以通过这个传递下去。

甲小姐:你们的业务总是和一把手谈判,对你个人依赖会很强。

艾渝:现在必须得亲力亲为,但今年要培养中高层干部,让他们成长起来。传统火车是靠车头带,未来就是动车,每节车厢都有动力。

甲小姐:一个执行层对外是很难有你这种底气。

艾渝:所以单靠人是不行的。必须把整个组织和数字化绑定,减少人为干扰因素,让数字更多地做经营决策。

甲小姐:你具体想要怎样的组织?

艾渝:数字化、生态化。

关于数字化,去年我们引入了SAP,是数字化转型的一步。我们还会继续投入,把内部所有东西都数字化,变成纯粹的新物种。

关于生态化,由于中国to B、 to G现状,客户是完全不同的,从去年中开始,我们就启动了特斯联最重大的组织转型,上一轮只是对钱的投入,现在我要对人做投入。

甲小姐:如何对人做投入?

艾渝:现在特斯联专利900多项,过去几年所有钱都投到这里了。未来两年,我们计划围绕AI CITY招1000名全世界顶级的研发人员。

甲小姐:你的同事们都觉得你平时不用睡觉——他们晚上睡的时候你还在发信息,早上醒来你的信息又已经发出来了。

艾渝:确实太忙了。前天晚上我两三点还在给他(指旁边同事)发消息,发了20多分钟,发到后面我看他就不回复了。

甲小姐:你最近每天睡几个小时?

艾渝:四五个小时。

甲小姐:世界上有1%~3%的人拥有短睡基因,你属于这类人?

艾渝:应该跟基因没关系,我还是很困,所以每天要喝咖啡。

甲小姐:支撑你这种工作强度的并非体力?

艾渝:我觉得还是意志力、精神力的原因。

甲小姐:长期这样透支可以持久吗?

艾渝:你看全世界最牛的公司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没有这种痛苦,说明你创了个假业。我们现在的感觉是对的,大家每天都很痛苦,也很快乐。整个公司快速调整,既然具备这个基因,就不要跟我说你做不到。

甲小姐:你去年那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当有人和我说你的要求根本做不到,我说你做不到,是因为你没有见到过。”

艾渝:对,我今天也在不断重复,他们会有人说做不到,我就说你们一定能做到。

甲小姐:每当处在成与不成的节点上,你总会选择逼一把。

艾渝:我们不是那种脆弱的公司。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本网站]的价值判断。
广告

甲小姐对话艾渝: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 | 甲子光年 1.谈出海:“一切挑战都不是干不干得成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找对资源和人才的问题。” 2.谈疫情:“团队崩溃了又爬起来,一天到晚哭几次,但后来就不怎么哭了,眼泪流光了。” 3.谈边界:“我们看到了未来最大的市场在哪,就是AI CITY。” 4.谈主业:“别人做AI CITY是在CITY里面卖AI,但你卖的产品是CITY。” 5.谈模式:“变现手段和技术路径是两件事” 6.谈客户:“肯定是一把手项目,需要一把手来决策。” 7.谈战役:“我不喜欢一个人单挑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单挑很多人,我喜欢几家一起打,一起去赢得一场战役。” 8.谈未来:“对现在的我来讲,做成1000亿的上市公司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9.谈组织 “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

admin
摘要:
甲小姐对话艾渝: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甲子光年“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作者|甲小姐助理|孟月近几年,随着C端红利减退,科技的触手正快速从消费转向产业。从

原标题:甲小姐对话艾渝: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 | 甲子光年

“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

作者 | 甲小姐

助理 | 孟月

近几年,随着C端红利减退,科技的触手正快速从消费转向产业。

从人到物,科技的感官系统、大脑与四肢正在渗透一切可以渗透的,“智能”二字逐渐叠加一切名词:零售、制造、安防、楼宇、社区、物流、交通……直至这个名词变成“城市”本身。

阿里有“城市大脑”,腾讯有“WeCity未来城市解决方案”,华为有“1+1+N(1个数字平台+1个智慧大脑+N个应用)模式”,科技巨头们仿佛个个押中了“新基建”的命题。据德勤2019年底报告《超级智能城市2.0:人工智能引领新风向》,目前全球已启动的智能城市达1000多个,中国在建500个,远超排名第二的欧洲(90个)。

将整个城市作为科技的背景板——这条路是极具诱惑的。当城市作为科技野心的载体,究竟谁来做?怎么做?全世界尚没有标准答案。

值得关注的是,当我们在百度搜索“AI CITY”,首位公司并非上述巨头,而是一家成立仅5年的公司——特斯联。

新一代科技企业的身份,巨头的局。

特斯联最早以智能终端产品切入市场,接着,其边界逐渐拓宽,瞄准社区、建筑能源、消防管理等场景的智能化升级,在全国落地项目近9000个。2020年,特斯联的业务拼图呈现出较为清晰的轮廓,完整的AI CITY(人工智能城市)解决方案和盘托出:在海外,特斯联作为唯一一家中国科技公司入选“迪拜世博会官方首席合作伙伴”,以此打开中东市场;在国内,AI CITY在以重庆为代表的多个城市逐渐落地。

一切有迹可循:特斯联的发展之路,是一个产品定义不断“做大”的过程——从“一道门”,到“一栋楼”,到“一个园区”,再到“一座城”,其业务也从末梢延伸至主干,最终体现为对全球AI CITY的开发建设权之争。

凭什么特斯联敢这么布局?要理解这家公司,需要理解其掌舵者艾渝。

艾渝曾作为核心创始人创办并运营了中国最大的地产基金光大安石,管理资产逾千亿;2015年,艾渝担任光大控股董事总经理,重心从产业基金转向新经济投资,此后4年内,累计投资300亿,主导了对特斯联、爱奇艺、美团点评、商汤科技、小鹏汽车、第四范式、网易云音乐等70个项目的投资;2017年,艾渝挂帅特斯联CEO,从投资人变为创业者,推动这家被投企业重组再出发,走上转型之路。

一定是足够大的事情才能打动艾渝这么做。

艾渝告诉「甲子光年」,特斯联所构建的是一个和其他巨头路径完全不同的“新物种”——“AI CITY”。别人卖的是“AI”,而特斯联卖的是“CITY”。“现在一提起智能手机就想起iPhone,提起电动车就想起特斯拉,未来我们希望一提起AI CITY大家就能想起特斯联。”

艾渝喜欢用战争和战役名词解释概念。在去年《甲小姐对话艾渝:再做一个1000亿》一文中,艾渝说,特斯联做的整个闭环是多兵种作战——卫星、导弹、空中部队、地面部队、航母、坦克……要组织所有资源来取得胜利,而他为特斯联所做的一切,包括人才储备、组织结构和资源调度,都是为了一个千亿级别公司而准备的,“以前我们干投资,已经干过1000亿的事了;现在我们做特斯联,也要再做个1000亿的事。以前打游击战,现在已经进入正面战。我们的野心不用掩饰,就是要做智能化行业里最强大的玩家之一。”

时隔一年再度对话,经历了疫情之下的出海,高速前行中的组织变革,经济下行中的AI CITY加速落地,谈及风风雨雨的2020,艾渝呈现出更强的信心。

“大家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一个新的特斯联破土而出。”

1.谈出海:“一切挑战都不是干不干得成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找对资源和人才的问题。”

甲小姐:听说你今年在迪拜滞留了半年。

艾渝:是,本来就是想去出差一周,没想到这么久。

甲小姐:这趟滞留的成果是特斯联成了“迪拜世博会官方首席合作伙伴”。这意味着什么?

艾渝:意味着我们成为全球三大顶级赛事的首席合作伙伴,特斯联作为唯一的中国公司,跟思科、西门子、SAP这些老牌科技公司一起为这项全人类的盛会服务。

甲小姐:这是什么层面的合作?

艾渝:全面的合作。特斯联将提供超过150台机器人全面覆盖世博会主场馆和公共区域的服务;同时还将协助世博未来特区实现智能化转型,将这座占地约438公顷的未来之城打造成全球智能城市的典范。这意味着,特斯联正在将AI CITY纳入到全球化网络中。此外,以世博会为基点,我们打开了和整个中东阿拉伯世界的合作,包括阿布扎比、沙迦酋长国、卡塔尔,特斯联中东区域总部和研发中心也在那里完成了初步的搭建。

艾渝与阿联酋国际合作事务国务部长、2020年迪拜世博会主席莉姆·哈希米阁下见证签约

多款特斯联智能机器人将为迪拜世博会提供服务

甲小姐:说说你是怎么拿下这场合作的。

艾渝:最开始是今年春节时候我带着海外总经理去的,当时就准备待一个星期,后来发现事情根本排不过来。

那时迪拜世博会还没决定延期,所有人都疯狂地运作。世博会聚集了全世界的人,做伦敦奥运会的,做世界杯的,像个“小联合国”般的存在。迪拜方面有七八个团队、100多号人在跟我们谈,需要谈判的事务特别多,而且都要到最高级别来决定。

所以我就赶快把全世界各地休假的同事全部调到阿联酋——有人刚过完蜜月从新西兰飞过来,有人从欧洲飞过来,有人从美国飞过来。同时我们也在招聘,在中东、中国、美国都招人,一个多月时间,我们在迪拜组成了20多人的团队。

甲小姐:当时疫情开始爆发。

艾渝:但很多人义无反顾地去了。国内的员工也每天干到凌晨三四点。

甲小姐:迪拜为什么会选择特斯联?

艾渝:迪拜世博会一共12家官方首席合作伙伴,前11家两年前就已经确定了,最后一家一直空着。他们想找一家中国公司,一家能够代表未来的公司。因为这次世博会主题就是创造未来,他们雄心壮志地想向世界展示最好的科技。

至于为什么选择特斯联,我想第一个原因是对特斯联技术,特别是我们在城市智能科技创新成果上的认可;另外特斯联拥有一个执行能力和反馈速度都很优秀的团队,这也得到了对方从高层到所有人的认可。

甲小姐:十年后你们会怎么看这次合作?

艾渝:这会是特斯联历史性的事件,也是我们作战能力和组织进化能力的体现。特斯联原来就像小学生考年级第一名, 现在要在国际成熟的高阶体系里竞争,整个团队受到的锻炼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中国科技公司在世界级舞台去做事,而且是技术输出,对我们影响非常大。

在迪拜待了几个月的团队,成熟度的提升应该比去任何商学院都有用。谁也没想到会这么难,中间经历了疫情、斋月,各种问题需要fix,中间有拍桌子谈崩了然后又拉回来一起吃饭,在这种情况下能谈下来,就连对方的部长都说,你做了impossible的事。

甲小姐:所有这些都是2020年上半年完成的?

艾渝:是的,我们用半年时间完成了整个特斯联海外从零到一的建设和布局。

现在我们在LinkedIn发招聘公告,能收到成百上千份简历;我们的产品也在这半年根据迪拜的需求完成了新定制;世博会期间会有特斯联独立的馆迎接全球的客人。

甲小姐:去年你定下特斯联的第二阶段“三年计划”,国际化是目标之一,今年特斯联拿下迪拜世博会,是一次有“预谋”的开局吗?

艾渝:回到一年前,我们海外业务基本没有,但定了这个目标以后,整个组织和能力调动都在围绕这个做安排。一年后,我们跟西门子、思科、埃森哲这些最顶级的公司站在了一起,现在看起来也挺不可思议的。

甲小姐:上次采访你说“要挑最难的做”,结果出海第一步就是迪拜世博会。你并没有样本可参考,怎么保证团队能干成?

艾渝:逼他们。世博会就像打仗,每个人都觉得impossible,可逼着也就干出来了,干出来后成就感还是非常大的,我现在觉得一切挑战都不是干不干得成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找对资源和人才的问题。

甲小姐:公司的发展不仅需要战略,也需要这种战役去淬炼。

艾渝:去年我和你说,这一代中国企业家一定不会照抄美国,因为生来就具有全球化基因,我们愿意在同一平台上公平竞争。去年我们的vision已经在这里了,只是疫情加速了每件事的发展。拿下迪拜世博会,我觉得是时来天地皆同力。

2.谈疫情:“团队崩溃了又爬起来,一天到晚哭几次,但后来就不怎么哭了,眼泪流光了。”

甲小姐:除了世博会,疫情期间你们还做了什么?

艾渝:我们在春节期间启动了科技抗疫的火雷行动。

大年初一我们发出了倡议,初三第一批物资就运到了武汉。当时进不去武汉,我们就把物资运到边界关口,然后送到火神山、雷神山和一线医院,一共去现场赠送物资105次。在海外,我们在阿联酋给方舱医院急救中心带去物资和科技抗疫产品,和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一起对卡塔尔进行反向捐赠等。

疫情确实打乱了我们原来的规划,却促使特斯联产生了很多新的东西。现在回头看,这样的经历让公司的凝聚力都会不一样,特别多年轻的中坚力量成长起来了,这对我来讲是特别宝贵的事。大家在极限压力之下成长起来,一个新的特斯联破土而出。

除了世博会和火雷行动,今年特斯联的AI CITY(人工智能城市)也没有停止步伐。

首个AI CITY落地在重庆,4月份重庆市委书记在AI CITY现场宣布重庆新基建项目开工,这一项目位列整个重庆市重大项目之首,也是科技含量最高的项目之一。特斯联更力邀设计了谷歌全球新总部、纽约世贸中心的顶级建筑事务所BIG的总设计师操刀方案,非常契合21世纪数字化时代所需要的高科技形式。

我从迪拜飞回来,出隔离是7月2号,世博会新闻也是那天公布的。疫情期间逼着你闭关去修炼去思考,去测试自己的团队 。

怎么说呢,人生一定要受点磨难才能看清楚自己对吧?这一次,确实对大家从精神层面到企业本身都是一种考验。可能历史上不会再有第二次,我们也希望不要再有第二次。在这期间也有一些人掉队的、离开的,但同时也有特别多年轻的中坚力量成长起来了,这对我来讲是特别宝贵的事。

甲小姐:疫情期间,大部分公司选择保守,按兵不动,降薪裁员,但你们反倒激进。

艾渝:这是历史给的一个机会——在局面里你能不能破局?最终是对整个公司的一次考验。刚才讲的这些事,很难有人有这么强大的意志去真正做下来。我们的团队崩溃了又爬起来,一天到晚哭几次,但后来就不怎么哭了,眼泪流光了。

3.谈边界:“我们看到了未来最大的市场在哪,就是AI CITY。”

甲小姐:宏观经济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你们全搞了,特斯联似乎已经没有“边界”了。

艾渝:移动互联网时代,字节跳动也有出海、零售、电商等,智能经济时代,一定也会有一个新的载体和形式。特斯联建立的是智能经济时代一个基于AloT技术的平台,除了原来的to B、 to G,在to C方面也有布局。

甲小姐:为什么一定要同时做这么多业务线?而不是focus在一个场景打穿?

艾渝:虽然不同行业有不同的特性,但抽离出来的核心能力是一样的。我们已经实现了在场景层面的打穿,拥有多场景研发交付能力,这也是特斯联区别于垂直领域小而美公司的地方。并且特斯联在路径上瞄准整个城市的智能化,这是特斯联制定的发展战略,今天正是其中的AIoT 3.0阶段——AI CITY。

甲小姐:移动互联网时代,最核心的场景是内容、社交、电商。智能经济时代,最核心的场景是什么?

艾渝:就是AI CITY。这也是我们看到未来最大的市场。

甲小姐:AI CITY更像是一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能否给人工智能城市一个准确定义?

艾渝:特斯联AI CITY的核心架构由城市实体和硬件、城市软件以及城市生态三部分构成。其中“城市实体和硬件”指的是城市本身以及城市中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及智能设备;“软件”主要指的是智能城市操作系统,可以类比为城市级别的OS系统,它可以连接城市中的各种软硬件,成为城市的基础底座;第三是城市生态,可以联想为城市级的“App Store”,包括停车、能源、自动驾驶、零售等一系列智能化垂直解决方案都是根植在这个生态中的各种“应用”。而所有这一切融合在一起,就是我们定义的AI CITY,它是为数字化而生,为未来而生的,我们希望通过AI CITY向人们传达全新的生活理念。

4.谈主业:“别人做AI CITY是在CITY里面卖AI,但你卖的产品是CITY。”

甲小姐:AI CITY不仅你盯上了,很多巨头都盯上了。

艾渝:前阵子我和业内非常有影响力的一位朋友聊,他很兴奋,他说别人做AI CITY是在CITY里面卖AI,但你卖的产品是CITY。我说你听明白了。

甲小姐:解释一下,他们卖AI,你卖CITY,不同在哪?

艾渝:特斯拉和传统汽车有本质区别,整个理念、形态、系统是完全不同的。特斯联所谓的AI CITY,是一个以AI、IoT、5G等新一代技术为基础的全新物种,CITY就是一个大产品,智能城市就像在造整车。

甲小姐:一辆传统汽车由上万个零部件组装而成,特斯拉将这个数字大幅降低,然后通过软件不断重塑整车的价值,类比之下,你们的AI CITY相比传统城市建设,核心的改变是什么?

艾渝:无论是底层架构还是运营机制乃至终端硬件,AI CITY都具有创新性甚至超前性,其中最为重要的特性是城市远程升级OTA(Over The Air)。OTA使得智能城市可以实现实时自我更新和迭代。如果把特斯联AI CITY比作一部智能手机的话,OTA就意味着城市能够实现底层操作系统的迭代以及应用软件的更新。通过OTA,城市将自主收集数据完成升级,并不断从中学习进化,这与过去的城市完全不同。

甲小姐:尝试过那么多场景,为什么最终锁定了“城市”?

艾渝:中国最大体量的是基础设施建设,是传统行业。传统行业有近100万亿市场空间,智能经济给他们提升10%的效率,几万亿的市场空间就出来了。

甲小姐:你选择城市作为主战场,就是因为它足够“大”?

艾渝:智能经济一定跟互联网经济的长法有所不同。互联网经济是create一个全新的东西,而智能经济要依托在传统行业上。

甲小姐:一座城比一辆车复杂得多。造车你可以定义一款产品,做流水线,可复制,但城市每一座都不一样,国别、地区、订单大小都不同。换句话说,CITY真的可以as a product吗?

艾渝:可以。以前的“智慧城市”和特斯联定义的AI CITY是有本质区别的。比如有的核心逻辑是“卖货”,卖硬件设备;有的核心逻辑是“卖软件”;新一代技术公司的核心逻辑是卖某个垂直模块——特斯联和他们都不一样。特斯联要做的CITY,是有软件、硬件、建筑、基础设施、城市、运营、服务等,全部合在一起的具象化产品。

甲小姐:简言之,别人做AI CITY是在大蛋糕上各切一块,而特斯联要拿下整块蛋糕?

艾渝:是,一定不能分散,一定要由一个主导者来完整地主导。

甲小姐:为什么做AI CITY一定要有一个主导者?

艾渝:我们在过去十年的智慧城市建设投了很多钱,结果形成一个个的数据孤岛,没有出现化学级反应。因为它没有通过一个顶层设计平台连通在一起,造成了极大的浪费。未来一定会在顶层设计层面集约式投入,这样也可以大幅降低成本。

甲小姐:巨头都主导不了的事情你怎么主导?

艾渝:所谓主导可以是在一个局域上的突破。比如做小区域多场景的复杂大脑,特斯联会先把一个城市切割成很多个小块,如果把每个小区域都做到智能化,整个城市的管理就会变得方便有效。

BIG第一个跟我们合作,他们之前设计的丰田Woven CITY(编织城市),是日系未来城市的一个样板,整个城市充满了机器人和无人驾驶,全日本不可能都变成这样,但你可以选择一个区域来做。

日本汽车巨头丰田公司计划在富士山地区打造一个智能城市,被称为“编织之城”(Woven CITY),将在2021年破土动工。

甲小姐:按这个逻辑,也许最适合实现AI CITY的地方是在火星?

艾渝:其实我们在世博会干的就是这件事。在一片沙漠上,一座城市拔地而起,它就是沙漠中的奇迹。

甲小姐:迪拜的一切,对你们国内业务什么帮助?

艾渝:迪拜用了全世界最优秀的设计师,聚合了最好的技术,我们吸收带回来,这是中国最需要的。

甲小姐:AI CITY究竟满足的是谁的需求?

艾渝:每个人。我们希望通过技术去弥合由于场景衔接不顺畅和机会与资源错配带来的不平等,保障城市中的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享受最佳城市体验,最终为每个人提供同样优质的城市服务。

甲小姐:去年特斯联定位为“全球领先的智慧场景服务商”,今年主打AI CITY,意味着定位的变化吗?

艾渝:没有变化,只是做了更大的升级。我们提出过AIoT的四个发展阶段,1.0是设备 Device as a Service,2.0是场景 Solution as a Service,3.0是新基建 City as a Service,4.0是网络运营 Operation as a Service,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甲小姐:为什么是这个路径?

艾渝:如果没有基础的智能硬件、没有边缘计算、没有端,场景数字化就完成不了;到2.0的时候,我们的解决方案就是各种场景,特斯联做了将近9000个项目才到3.0阶段;3.0结合了我们积累下来的所有经验、组织能力、产品基础,打造了AI CITY;未来再到4.0,就形成了一个全球网络型的智能城市平台。

甲小姐:自动驾驶存在L1-L5不同切入点的路径之争,有人从低往高做,有人从高往低做,AI CITY会存在同样的路径之争吗?

艾渝:城市智能化建设必须扎扎实实。没有做硬件的能力,没有做解决方案的能力,没有做智能建筑的能力等,都是无用的。特斯联是一步步走过来的,中间会踩坑,会很累,但是没有捷径。

所谓日拱一卒,功不唐捐。没有前面的积累,做不了今天这个事。对我来说,积累已经不是在特斯联这几年的时间,是我过去的十几年。

在光大安石做地产对城市建设、to G、金融的理解,在光大控股做新经济投资对各种产业技术的理解,而特斯联把所有能力集中到一起产生一个大产品,这就是AI CITY。回头看,你会觉得都是顺其自然——过去的每一步都给今天做了准备。

5.谈模式:“变现手段和技术路径是两件事”

甲小姐:从商业模式来说,AI CITY就是to G的生意?

艾渝:是to B、to G、to C的复合。

刚开始是to G,是事情的决策起点和订单起点。大G为你的产品买单,给你平台、资源,政府还要投钱给你做基础设施,像我们的车路协同、无人驾驶等等。

然后是to B,我们产品出来以后,所有产业公司全部会进来,都跟我们在各种程度进行合作。沉淀的标准产品与方案会有很多企业级客户。

最后是to C,在运营阶段,每天的日访问量是10万级别的人,包括常驻的,外来访问的,就是一个小型城市。

甲小姐:有种说法是,传统企业做什么都是为了做房地产,互联网企业做什么都是为了做金融。做AI CITY,最诱人的是否还是圈地赚房价差?

艾渝:新基建是产业聚集的高地,地价差异带来的资产增值就像苹果手机卖硬件赚钱;AI CITY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就像手机APP赚钱——无论赚硬件的钱还是软件的钱都没有错。变现手段和技术路径是两件事,今日头条的成功不是因为卖了广告,而是用最新的技术去实现了用户需求。

甲小姐:AI CITY是一个多大的市场?

艾渝:中国有290多个地级市,600多个县级市,更别说还有直辖市、中心城市、一线城市,每一个城市都有城市智能化建设需求,全中国都在做,每个城市都怕落后。

你看全世界城市化建设做的最好就是中国,最快的是中国,新基建最大的市场是中国,人工智能最大的市场也是中国,物联网最大的市场还是中国。

甲小姐:这么大市场,从哪开始下手?

艾渝:我们的做法是在中心城市做超大型的自营体验店,就像自建生产线和自建“亚洲一号”(京东的电商物流中心)一样。我们就是要定义全世界的未来城市应该长成什么样。

甲小姐:目前进展如何?

艾渝:上半年我们在重庆落地第一个AI CITY。重庆花的时间比较久,基础产品定义做了很久,包括自己做的城市级操作系统TACOS,再到下面各个场景如何规划设计。接下来速度会很快,多个城市都会马上落地,同步建设。当我们的产品成为标准,就可以大量复制。

甲小姐:为何以体验店作为切入点?

艾渝:真正最大的G端客户,一定讲究体验,不可能给你卖个PPT,就能拿到你5个亿、10个亿的订单。这些体验店所有的研发产品技术都完全按照特斯联的要求和规范来做,客户体验后觉得很好,就回去下单。

甲小姐:这个模式和之前的to B、 to G有什么不同?

艾渝:以前做toB 、to G大家都很累,客户有很多非标需求——但这往往是因为客户没看到我们究竟做的是什么。现在有了AI CITY,我们直接告诉你智能消防是怎么做的,垃圾分类是怎么协同的,自动驾驶是怎么做的……各方看了以后,发现原来是这个样子,就按照我们的定义来做。

人工智能城市和传统城市的区别是它要不断进化,这才是真正的魅力。AI CITY是个大产品,有的城市可能觉得整体产品现在不合适,但对里面某个标准化模块非常感兴趣,就买这个模块。

甲小姐:这让人想起盒马鲜生。

艾渝:是的。盒马鲜生是新零售,卖的是龙虾、帝王蟹,现场体验,回去下单,覆盖半径三公里,数据驱动,线上线下一体,一平米的创造价值可能是正常的4倍到5倍。其实我们也类似——大B大G来现场体验,然后下单。

6.谈客户:“肯定是一把手项目,需要一把手来决策。”

甲小姐:你们的谈判对象往往是市级领导还是某个新区领导?

艾渝:一般都是市级领导。一把手项目,需要一把手来决策。

甲小姐:一个AI CITY订单往往是什么数量级?

艾渝:一个城市几十个亿。

甲小姐:这个数量级应该会让很多企业眼红。

艾渝:特斯拉卖50万台车,估值6000亿美金,却不影响奔驰宝马继续卖。你也可以开法拉利、保时捷、奔驰、宝马,但总有一批人会选择代表未来的东西。我觉得大家是可以长期共存的。

甲小姐:具体项目中,政府、你们、地产商之间的甲乙丙方关系是什么样的?

艾渝:我们是甲方,产品定义、打磨和资源整合由我们负责,钱可能是不同的人出,初期有些是政府买单我们的产品和技术,提供平台和资源,开发商和建筑商来参与建设。

甲小姐:地方政府的核心诉求是招商引资,创造税收。

艾渝:我们满足了他们所有的期望。

甲小姐:除了政绩之外,AI CITY还能给政府带来什么?

艾渝:AI CITY的启动会带来全社会的资源去投入,为当地带来巨大的影响力和吸引力,有产值、有就业、有形象。

很多领导说国家要做新技术,但技术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什么是AI?就是PPT?就是一个摄像头?对一个省级主管来讲,一个摄像头满足不了他的需求。

对政府来讲,首先,新城的建设是刚需,全国都在做城市的智能化建设是刚需,他们希望完成本地的新旧动能转换,而且政府要完成每年的GDP税收。如果来一家AI公司,要收入没收入,要产值没产值,给政府一个PPT,找政府要个订单,政府可能刚开始觉得新鲜,到后来发现原来你是来找我要东西的。

甲小姐:很多科技公司和地方政府的谈判逻辑是,你给我订单,我在你这里落一个办公室。

艾渝:没有意义。我买了台车,就要看到车。很多公司会告诉你,你买了台车,可以自己戴VR眼镜虚拟体验,而特斯联是正儿八经要交付给你一辆车,一座城,而且是代表未来的一座城。

甲小姐:AI CITY要求运营方有极强的生态号召力。当你们把基础设施建设好,你们还要做后续的招商引资、保就业和运营吗?

艾渝:是。其实新一代智能企业,传统载体是承载不了他们的,鞋穿在脚上是不合适的,现在我们打造的AI CITY是为它们量身定制的,在建设过程当中,特斯联把每一家都引进来联合建设,一起打磨产品。

企业要的不是税收返还,要的是场景、订单、客户和投资,这些AI CITY都能提供。在这里入驻企业除了做自己的项目还能接别的项目,就会变成良性的循环。12月份41家企业、学术机构与特斯联集中签约,入驻重庆的AI CITY,其中包括创立于麻省理工学院的塔科玛创新工作室、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中青旅、奇安信科技集团等。

甲小姐:AI CITY的机会为什么是现在?

艾渝:一代有一代新的经济形态出现。这件事如果5年前干,成本很高,承受不了。为什么现在能成功?5G架构下,技术迭代了,物联网成本大幅下降,算法也到了新阶段,交互界面完全变了,这个时代已经到来。

甲小姐:为什么这个机会是特斯联的?

艾渝:最大的优势就是特斯联是一家技术公司,是靠产品挣钱的。为什么开发商干不了?因为他们已经变成工业制造业,每一分成本在体系里算得清清楚楚,对开发商来讲,做科技是额外成本,基因决定你干不成这件事。

我们完全不一样,投入的每一分钱都是研发成本,我们本来就要研发,现在政府来买单,其他商业客户看了也可以买,这样我们就能赚钱。

7.谈战役:“我不喜欢一个人单挑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单挑很多人,我喜欢几家一起打,一起去赢得一场战役。”

甲小姐:你说特斯联是一家技术公司,但你们具备一些技术公司稀缺的东西——定义一个目标的能力和“攒局”的能力,这需要胆子够大,也需要敢拿大单、花大钱。

艾渝:我清清楚楚看到,所有资源必须在一起才能把这事打赢。为什么所有资源能配合你的调度来做这么一件事?就是因为大家看到你十几年内做的每件事都做成了,他知道你会很节省地使用资源试错,一旦搞清楚之后就会all in。

甲小姐:你们现在的战略可以理解为“all in AI CITY”吗?

艾渝:是的。现在天天都有各地政府来找我们谈落地,大家有强烈的转型升级需求。三年后的特斯联做到200亿基本是百分之百的,五年后能不能做到七八百亿,一千亿?我觉得天花板是完全打开的。特斯联有很大概率会成为一个千亿美金级的公司。

甲小姐:做成这件事需要宏观的vision、中观的产业理解和对无数微观的技术产品细节的把控。

艾渝:我们是被逼出来的,都是在过程当中试错。

有个游戏叫星际争霸,一张大地图全是黑的,你不知道敌人在哪,怎么走,哪里有矿,哪里有坑,但你需要这样的试错。游戏中又分了不同的族,有的快,有的具备多兵种,有的的科研能力强……最后就变成一个战役。

创业也如此,我的性格也如此。我不喜欢一个人单挑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单挑很多人,我喜欢几家一起打,一起去赢得一场战役。走过这么多年,有过那么多合作伙伴,大家最后觉得你心态开放,就都愿意跟你合作。

甲小姐:自动驾驶,中美已经走出了不同的道路,他们单车智能,我们车路协同,和我们的政府作用有很大关系。新型城市建设,中国和其他国家肯定也有所不同,你们为什么要把国内的AI CITY和迪拜业务一起去推,为什么不all in 国内市场?

艾渝:就像上次咱们交流,我说有人拍网络大电影,投500万,三个月后赚了1000万,回报率也很高,但有人要拍《指环王》,十年三部曲。我现在就是想拍《指环王》,我的演员一定是各国一线明星、一线名导、一线的制作团队。

我们的目标就是定义一个新品类,变成一个引领者。迪拜世博会是一个制高点,这会让我们第一天就把自己放在一个全世界最顶级的格局来做这件事。

甲小姐:现在很多科技公司都不敢出海了,而你却没有这个担心?

艾渝:都说沧海桑田,方显英雄本色。

8.谈未来:“对现在的我来讲,做成1000亿的上市公司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甲小姐:你现在的这一套打法,跟同行去聊,别人能理解吗?

艾渝:有人能理解。但大家还是觉得这事太难干了。我们想做的事,要能懂政府,能懂产业,能懂基础设施,能懂前沿科技,还要有很强的品牌能力,你会发现——在中国具备这样能力的人很少。

甲小姐:你的第一个三年计划是找到主营业务和发展方向;完成从0到1建设;变成独角兽;得到顶级投资人认可,不到两年就实现了,第二个三年计划也会提前实现吗?

艾渝:希望是这样。时势造英雄,智能经济时代一定会诞生一批新英雄。新的千亿美金公司会是谁?特斯联不是最早开始的,但现在我们一定在第一阵营,而且已经进入加速期了。

甲小姐:你们会在近期规划上市吗?

艾渝:其实我不是特别关注上市这件事,它是必然的。我定了三年上市,上市只是一个新的开始,做成1000亿的上市公司是一个大概率事件。我还是那句话,对未来越有信心,对现在越有耐心。特斯联的成长速度是按月计算的。疫情这么难,我们都能扛过来,我去年跟你讲的事基本都做到了,现在我们更无所畏惧。

9.谈组织

“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

甲小姐:你去年告诉我,你的焦虑是如何让神经末端的每个人都理解你在做什么。现在你还焦虑吗?

艾渝:坦白讲还没有完全解决。能量会衰减,我给你讲完,你对外讲,再往下讲,理论就衰减了。当然这时候宣传部门就很重要,因为公司文化建设可以通过这个传递下去。

甲小姐:你们的业务总是和一把手谈判,对你个人依赖会很强。

艾渝:现在必须得亲力亲为,但今年要培养中高层干部,让他们成长起来。传统火车是靠车头带,未来就是动车,每节车厢都有动力。

甲小姐:一个执行层对外是很难有你这种底气。

艾渝:所以单靠人是不行的。必须把整个组织和数字化绑定,减少人为干扰因素,让数字更多地做经营决策。

甲小姐:你具体想要怎样的组织?

艾渝:数字化、生态化。

关于数字化,去年我们引入了SAP,是数字化转型的一步。我们还会继续投入,把内部所有东西都数字化,变成纯粹的新物种。

关于生态化,由于中国to B、 to G现状,客户是完全不同的,从去年中开始,我们就启动了特斯联最重大的组织转型,上一轮只是对钱的投入,现在我要对人做投入。

甲小姐:如何对人做投入?

艾渝:现在特斯联专利900多项,过去几年所有钱都投到这里了。未来两年,我们计划围绕AI CITY招1000名全世界顶级的研发人员。

甲小姐:你的同事们都觉得你平时不用睡觉——他们晚上睡的时候你还在发信息,早上醒来你的信息又已经发出来了。

艾渝:确实太忙了。前天晚上我两三点还在给他(指旁边同事)发消息,发了20多分钟,发到后面我看他就不回复了。

甲小姐:你最近每天睡几个小时?

艾渝:四五个小时。

甲小姐:世界上有1%~3%的人拥有短睡基因,你属于这类人?

艾渝:应该跟基因没关系,我还是很困,所以每天要喝咖啡。

甲小姐:支撑你这种工作强度的并非体力?

艾渝:我觉得还是意志力、精神力的原因。

甲小姐:长期这样透支可以持久吗?

艾渝:你看全世界最牛的公司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没有这种痛苦,说明你创了个假业。我们现在的感觉是对的,大家每天都很痛苦,也很快乐。整个公司快速调整,既然具备这个基因,就不要跟我说你做不到。

甲小姐:你去年那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当有人和我说你的要求根本做不到,我说你做不到,是因为你没有见到过。”

艾渝:对,我今天也在不断重复,他们会有人说做不到,我就说你们一定能做到。

甲小姐:每当处在成与不成的节点上,你总会选择逼一把。

艾渝:我们不是那种脆弱的公司。红军过雪山草地后有人不在了,留下来的就是真正能打下去的人。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